首  页   | 单位简介 |  组织机构 | 行业新闻 |  会员管理  |  政策法规 |  经验交流  |  服务项目  |  联系我们
· 文旅融合需要强化三个意识
· 各地纷纷出台促进夜间经济发展...
· 国家文旅部等二十一个部委发文...
· 中国为世界旅游发展注入活力
 
· 文化旅游思考:文化旅游供给侧...
· 文化和旅游部高质量办复201...
· 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关于在文化...
· 文化和旅游部 财政...
 
· 会员管理制度
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
  当前位置:首 页 >>   信息内容
大胸怀大视野 大格局大趋势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1-10-15 13:49:59 阅读:720
 
 

尊敬的罗索尔斯主席先生:

  听了您的讲话,我了解到很多事情,学到了很多知识,受到了很大启发。

  您很了解中国,这与您长期在中国大陆、香港和台湾从事银行工作非常有关。我很高兴听到您对我的祖国取得成就的高度评价。谢谢您。

  关于您提出的如何看待和把握中澳经贸发展方向这一大问题,我想我还需要加强学习和认识,加强调查研究,并进行更加深入的思考。我们两国领导人一段时间以来举行了多次互访,取得了很大的成果,达成的许多共识。双边经济贸易及金融等方面相关发展情况向好。双方友好、合作、互利、共赢,应该是主题,也是大方向,大趋势。这个题目太大了,但确实很有意义。我试着谈谈我的理解和看法,请您指正,谨供参考。

  中国国土面积是960万平方公里、澳洲是770万平方公里,是两个个头很大的大陆。两国海域面积也不小,澳洲可能更大一些。但中国的人口13亿多,澳洲人口2000万不到,仅相当于北京市或上海市的人口。这样算下来,中国人口大概是澳洲的70倍。我们到布里斯班市里的任何一个商场买大件商品,一般不能超过两件,有时就只有一件,商家说进多了卖不出去。即使就这一件也只是样品,如果决定买,一周、两周、十二周或许更长时间才能到货。但如果你到中国比如北京的大商场去买同样的东西,听说你买的多,商家乐坏了,还在不停的问:还要吗?中国市场太大了,需求还十分旺盛。因此澳洲昆州在中国投资贸易成功的机会很大。

  中澳关系中还要考虑另一个对比,就是国民收入差别很大。中国去年国民收入总量虽然已经超过日本,居世界第二位。但说到人均收入,刚刚4000美元,仅是澳洲的九分之一。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这些一线城市当然高一些。最近我们把贫困线拉高了一点,由1300元提高到1500元人民币,幸福指数略有提升,但贫困人口数据却又重返一个亿。所以购买力还不够强。澳洲产品卖到中国,像矿产、油气、能源、农林牧副渔、旅游产品,还有高科技产品、高等教育准入、服务业等等,价格不能太离谱,薄利多销才是上策。澳洲昆州有些商家手里攥着商机就是不撒手,说再等等,再等等,中国人着急咱不急,等等价钱就又上去了。一回行,二回行,三回四回真逼急了,急中生智了,例子不少。北京烤鸭在没有端到你的餐桌上之前还有两种可能,一是活着的时候会飞,二是即使烧熟了,也不一定就一定端到你的餐桌上。

  我来澳洲昆州也有些日子了,走了一些地方,拜访了许多官员、议员、学者,也参加了很多活动,还看了一些图书资料。从中澳对比的角度,我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对比,就是中方在考虑问题时,一定要加上一个人口因素;而澳洲昆州在考虑问题时总要有一个支持率因素。在中国,再小的问题,如果乘以13亿,小问题会变成大问题,确实不能掉以轻心。再大的成果,如果除以13亿,就显得很谦虚,很微小足道,就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,抓点紧,别耽误了。在澳洲昆州,执政的和在野的在各个层级交错分布,辩论和结果两者之间有时很难分清哪个才是真正目的。程序反正是要走的,一走还挺长,慢慢来。至于结果,期望值也不要太高。我们所说的彼此要照顾到对方的核心价值、核心利益、核心任务、核心关切,很可能都要从双方的特点和不同、差异中寻找平衡点,探索交汇点,认识和发现共同点。

  您提到中澳与美国的比较。我在美国待过,作访问学者。总的来说,中美是友好国家,历史上有过冲突,也有过并肩作战。中美之间,也有很多共同利益,面临一些共同的挑战。如果把中国和美国相比,美国是发达国家,中国是发展中国家。历史不同,文化不同,国情也不同,也不太好比较。我有时在想,如果美国人口增加五倍,达到中国的规模,它就变成了“穷国”。如果将中国的财富扩大五倍,可能用不了五倍,中国就成了富国。说来说去,对中国来说,还是人口问题最要紧。我们做一切事情都要从这个基本国情出发。美国人口达到3亿前,有些人总是指责中国的人口政策,说我们不尊重生命,没有人权。我刚到美国的时候,美国的国会和移民部门还总是以所谓中国的计划生育问题为“理由”,审批所谓“政治避难”,挺莫名其妙的,挺幼稚可笑的。而近年美国人口达到3亿以后,就很少有人再谈及所谓无节制生育是“民主”“自由”了,指责的声音少多了。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30年,少生了相当于20个澳洲的人口,这本身就是对人类文明和社会经济发展的贡献。当然,正如黑格尔所讲,事物总是有正反两面,也出现了一些后续问题,比如今后兄弟姐妹、舅舅姨姨等这些词汇也许会变得陌生。因独生子女而产生的家庭甚至社会问题也挺是个事儿的。前进中发展中的问题要通过前进和发展来解决,这也是中国人越来越深切体会到的。

  刚才,您还讲到您最后一次去过青岛,说那里有许多德国式的建筑,当地经济发展得非常好。您的这两句话,对中国人来讲,是一件挺纠结的事情。清末,西方特别是欧洲列强瓜分中国时,青岛和胶东半岛由德国占领,英法等国占据天津、上海、广东。那时中国丧失主权,海关也把持在洋人手中,关税收入直接作为战争赔款,由列强全拿走了。实际上这是一段屈辱的历史。中国改革开放后,山东青岛吸引的德资也很多,发展的确很快。现在中欧之间经常对话,在经济贸易和金融保险等领域有很多合作。我在驻英国使馆工作的时候,真是见证了双边人员往来历史记录一次一次突破,双边贸易额几年就加倍再加倍,刷新再刷新。但中欧经贸合作与中澳经贸合作重点不同,合作项目也有不同,问题也不尽相同。比如上亿件衬衫换一架空客。又比如你买的东西不让你买,你卖的东西不让你卖。尤其是在当地经济多是负增长的情况下,合作与发展有另外的关注点。

  澳洲资源丰富,我很羡慕。老天对澳洲非常眷顾。中国资源也很丰富,但问题是人均资源占有量就少了。我同意您的观点。时代不同了,友好合作、互利共赢、照顾彼此核心关切,应是发展当代国际关系的准则。澳洲昆州和中国经济互补性强,在很多方面,澳洲昆州能提供的正是中国需要的,澳洲昆州需要的也正是中国可以提供的。可以预见,中澳中昆经贸关系将取得进一步发展。

  您说到中澳与俄罗斯的比较,我觉得俄罗斯与澳洲很相似,地更大物更博。从北京去欧洲,飞机飞八九个小时,多数时间就是穿越俄罗斯。它从东到西跨越八个时区。它的油气煤炭矿产资源丰富,森林覆盖面积居世界前列,有很好的工业体系和设施。我去过好多次莫斯科,看到过它的繁荣、萧条、复苏、又向好、又奔向繁荣。中俄边界几千上万公里,还有它旁边的中亚几个友好国家,与中国的边贸欣欣向荣,如火如荼。中国经济发展需要俄罗斯及那边的朋友,也需要澳洲及这边的朋友。我们都是好朋友。

  岔开这个话题我想说,大家都挺不容易的,不要一天老想着遏制谁,包围谁,还纠缠于过了时的意识形态争端或什么冷战思维,要有大胸怀大视野,要认清大格局大趋势,13亿中国人认准了想干的事儿,太行王屋两座大山都挪地方了,又有那么多好朋友、好伙伴帮趁着,你拦得住吗?你挡得过来吗?你累不累啊?你有事儿没事儿呀?友好合作,互利共赢,多好啊。中海油的一位朋友说,他们的海上浮动钻探船要60亿什么钱,虽比航母贵,但比航母值,你看我们中国人都在想什么,都把钱放在什么地方了。

  澳洲与中国都是东南亚各国的合作伙伴,都与日本韩国有较大的经济贸易投资额,都是印度的进出口大户。中国与南非、巴西同是金砖国家。中国在非洲在拉美互补性也很强。这些国家和地区与澳洲都是直线距离,心理上应该比中国近,但在经济合作上,我们中国人好像相对走的更远一些。至于中东,我们叫西亚北非,当年80年代乘车去科威特,要从巴格达到巴士拉,那么长那么好的高速公路真令人羡慕,那时中国还没有一条高速公路。如今是沧海变桑田了,还是桑田又变回沧海了,不太清楚了。

  中国的“十二五”规划提出我们将下大力气转变经济增长方式。澳洲的历史虽然不长,但现代化历史比中国长。澳洲人掌握当代经济发展规律和管理技术也比我们早得多,经验要比我们丰富的多。我和我的同事们应该向包括您在内的澳洲朋友好好学习。

  澳洲给我最深刻印象之一,就是强调多元文化。在有些地方也强调,但在澳洲,特别是我所在的昆洲,感觉不一样。多元文化在政治上能凝聚人心,文化上汇聚各种族各民族的精华,值得学习借鉴。另一个印象是强调协商。强调协商挺好,但过分强调协商也不是全好,议而不决,就很耽误时间。前不久,我到堪培拉,到议会大厦观众席上旁听辩论。两位部长相互争辩,听了半个小时,也未弄明白谁对谁错,反正都挺有理,反正都挺声高。估计那一个下午都要各说各话了。当时我就在想,如果站在那的不是两位部长,而是70位部长对70 位部长,那可更有的看了。先不说面对对方辩友如何发难,自己这边太有可能先就因意见不合掐起来了,那可咋整?后来到了墨尔本,听他们讲,20年前,墨尔本机场就考虑是否要建第二条跑道,辩论了这么久,至今也没辩论清爽。我想,如果20年前这条跑道就“力排众议”,早点修好的话,带来的经济社会效益肯定会很大,补偿也不是什么难事。再考虑到增加70倍的人一同争论,麻烦可就更大了,甚至可能从量变到质变了,是不是把仅有的那条跑道都给拆了也未可知。所以,少数人相关利益否决权,与集中力量办大事,价值取向不同,70倍的因素更加大了这种不同。两个语境下的问题不可在同一个语境下太较真。

  任何制度有好的一面,也有应向别人学习的一面。关键是是否符合国情,是否能促进发展。邓小平同志说的三个有利于很重要。澳洲的制度适合澳洲。昆州的制度适合昆州。澳洲昆州在一些问题好像也是“一国两制”、“高度自制”。所以在昆州办理,有时不能拿联邦说事儿,挺逗的。当年孙中山先生也想走西方道路,但想学是一回事,能不能学成是另一回事。几千年的封建帝制不让你学,当时的西方列强也不让你学。即使是现在,听说你和他的差距缩小了那么一点儿,就又是“威胁论”又是“糟得很”的,又是围又是堵的,何况当初?西方道路没有走通,后来学习另一种模式,也不太成功,学着学着,连模式自己都没有了。模式选择了现在的模式。任何一种制度,都要从历史出发,从国情出发。改革开放30年来,中国经济实现了两位数增长,表明中国找到了合适自己的道路。照此速度再发展一段时间,结果就是:2021年实现全面小康;2049年实现现代化。中国的“十二五”规划,会给澳洲带来商机;同时,中国的“十二五”规划的实施也离不开澳洲昆州这样的好朋友。

  中国在一心一意谋发展,聚精会神搞建设,改革开放决心坚定不移。中国人愿意听澳洲昆州的朋友谈经济、谈合作、谈发展,不愿意听没完没了不切实际的苍白说教。有些人的所做所为客观上给中国经济发展增加阻力,给中国的统一大业设置障碍,给双边关系带来复杂因素。中国有句古话叫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”。冷战时代早已结束,发展不再是零和游戏,互利共赢成为时代主题。中国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,它的稳定和发展符合全世界的利益和澳洲的利益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,将有近2倍于发达国家人口的中国人走进现代化,那将是对人类文明做出的巨大贡献。不亦乐乎。

  二十五年前,我第一次参团出国就是来澳洲,访问的第一个州是昆士兰州,第一个城市是布里斯班市。我和这儿有缘。我很喜欢澳大利亚,喜欢昆州,中国有句话,叫“山好、水好、人更好”。

  我觉得不管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工作,成大事者首先要有大胸怀大视野,认清大格局大趋势。从全球格局看,从未来发展趋势看,中澳中昆经贸关系不是买卖关系,是一种战略合作。如果有谁看不大清楚这种战略性,那就跳出你那个狭小的领域上到上一层领域再看。如果你还是看不清楚,那就再上一层看,直到看清为止。中国人说这叫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。因为白日一定是依山尽的,黄河一定是入海流的。

  非常感谢您百忙之中到总领馆做客。今后机会很多,我们多多沟通交流。谢谢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驻布里斯班总领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孙大立 博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8月5日
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
中黄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-2016

京ICP备09066050